今天是:
 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>正文

一次小手术

来源: 时间:2018-09-28


市城管执法委 副主任 黄  军  

 

 常言道“水无定势,人无常态”。人至中年以后,什么血压、血糖、脂血升高超标,什么身材变形走样、睡眠不实易醒等问题总是不期而至。曾经再健壮的身体,再怎么的锻炼,也还是抵挡不住岁月这把杀猪刀。感觉良好和每年体检基本正常的我,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冒出了一个个的肿块,虽然不痛不痒,内心也不惊慌,但还是经不起家人的催促去看了一下医生,得知是无关大碍的皮下脂肪瘤后,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 谁知,今年双手胳膊上的脂肪瘤呈蔓延长大之势,有几个明显凸起鼓成包,远远一眼就能看出来。晚做不如早做。在家人、朋友的劝说下,决心清除掉胳膊上的这些不速之客,以免继续长大有损观瞻,养痈成患后还得切除。上网查了一下近期天气预报,温度不是很高,便选定周末动手术。

 看到医生熟练地取出并有序摆放手术刀、剪刀、镊子、缝针缝线之类的医疗器械器物,擦试碘伏消毒,注射麻醉药,大脑一激灵便出现了短暂的空白。片刻之后又莫名衍生出“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”的苍凉无助。生命历程中的病痛苦难无法逃避亦不能选择,唯有让自己学会坚强、养成健康、坦然面对。看到锐利的手术刀划过麻木的手臂,似乎听到了吱吱的皮肉裂开声,鲜红的血液汩汩地外冒。我并没有听从医生闭眼莫看的劝告,冷静地观看着医生娴熟地操作着,切口、钳夹、挤拉、剜割、丢弃、穿针、缝合……。看到从自己身体里剜出来的一个个肉球疙瘩,大的如直径两三公分的枇杷,小的似樱桃,不悲不喜,似与己无关,好像是观摩医疗教学演示操作流程一样。也许是麻药剂量不够,剜割个别地方还有钻心的丝丝锯痛感,没有责怪呻吟,委婉让医生赶快加点麻药。

 我躺在床上,望着像打了补丁的胳臂发呆。谁知老婆趁我不注意用手机拍了一张图片发到了家人微信群,群里一下就炸开了锅,沉静的群里冒出了一串串的关切问语。远在大连的侄儿第一个问是怎么啦。我赶紧回复说是割了几个脂肪瘤,没什么事。医生出身的大哥从专业的角度叮嘱“注意防止感染”。学过医的小妹嗔怪“怎么选择高温这个时候不等到秋凉?”二哥、大妹的问候电话也相继打了过来。最终还是惊扰到了远在山区乡下的老母亲,她在电话里反复询问要不要紧、痛不痛、请没请假之类的问题,嘱咐莫吃发物、莫见水、莫用力等等。真是“养儿一百岁,长忧九十九”。叔婶也是电话问长问短,堂姐堂弟等相约晚饭后专程从县城跑到市区来看望,连夜又赶回去忙各自的事情。远在新疆的岳父母、姨妹告诫别舍不得花钱,到时给打点钱过来……

 这几天,我被这种浓浓的亲情、温情所包裹、所感染,胸中荡漾弥漫着人性的柔情与温暖,淡忘了伤口的阵痛与不适,深感这种相守相望的血脉亲情、不求回报的真切关爱,远比自己的肉体躯干更应珍惜与感恩。生命的快意,莫过于痛并幸福着的酣畅淋漓。